AFC亞洲區預賽抽籤現場(圖片來自這裡)

 

教練,我好想踢世界盃!──2014世界杯資格賽主場改場地記錄(一) 事件緣起,牢騷

教練,我好想踢世界盃!──2014世界杯資格賽主場改場地記錄(二) 此事件足協說法、網路說法及龍騰體育館方說法彙整


三月底,跟著AFC網路轉播,觀看2014世界盃亞洲區會外賽的抽籤轉播,預先篩選的制度,排名倒數16的球隊,得先參加6/29與7/3日的比賽,這樣子的規劃,可免除實力懸殊的組合,在賽事中創造出極大的晉級好處、或絕對劣勢。中華男足也是從中的獲益者,畢竟在體委會的領導,表現太差的運動是無法參與如亞運般的賽事,在男足生路被斷的情況下,每場國際賽經驗都是無比重要。
得知是馬來西亞後,其實相當理想,或許,真正的上上籤或許是像寮國那樣的對手,只是如果希望進步,上天給你了一個帶著一定難度,卻也值得挑戰的對手,那其實中華男足中了上上籤。

帶著這般欣喜,加油團的成員摩拳擦掌,期待在國家體育場跟代表隊迎接馬來西亞。 這事應該沒有懸念吧?代表隊在國家體育場舉行比賽,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嗎?

足球被趕離了中山足球場,那座落魄的場地曾經是我們的唯一。 後來到了高雄國家體育場,中山的痛至死難忘,但這個場地為我們帶來了希望。



在世界中,中華隊是哪個等級的球隊?不言而喻。 但藍色疾風仍然懷抱著,在百年後閉上眼之前,看到中華隊成為一隻令人敬佩的球隊,在相同等級的賽事中,不是對手的刀俎魚肉或是輕鬆取勝的對手,對手敬畏著做客台灣,也知道在自己主場也要用盡全力對付的隊伍,對手的畏懼是我們的興奮劑,身為加油團體,想要有個偉大的球場,與全場觀眾聲嘶力竭,一步一步走上正確光榮的道路,是永遠的希望。

偉大的球隊+偉大的球場,宛如勝利方程式一般植入心中,高雄國家體育場帶來了希望的草苗。


高雄國家體育場,圖片來自{這裡}


這般事情,在3/9日奧運男足比賽產生了懸念。 沒有過問為何將場地移師台北。但年初的中日大學友誼賽,進場觀看,這個做為台北市政府塘塞中山足球館封場作用的體育場,狹小的球場,稀疏泥濘的草地狀況讓人不甚滿意。

在確信高雄有成為偉大球場的元素後,套句流行語:『我回不去了。』,或許我們回不來台北了吧,也沒有必要了吧!

但三月9日一樣在台北舉行了比賽,這個場地從一月開始並無明顯進步,縱使我們前往場勘,草皮立了養護中的牌子,但在賽事當天,就肉眼上看來,那樣的場地,令人想起了中山時代的落魄,是啊,但足協好開心著有三千人進場。

但為何多數人產生了是周子軒吸引了目光,是他的功勞的想法,足協呢?!南下高雄看比賽,有時進場人數不多,09東亞男足比賽為何吸引觀眾進場?因為就連走到高捷中也有跑馬燈廣告,搭捷運時居然有孩子認出我們穿著國家隊的球衣,央求著父母讓他去看球。

後來的賽事,我們只見場館附近才有宣傳路旗,是啊,我們不能理解沒有宣傳的比賽,為什麼有人要進場?

 

↓前往下一篇↓

教練,我好想踢世界盃!──2014世界杯資格賽主場改場地記錄(二) 

此事件足協說法、網路說法及龍騰體育館方說法彙整


教練,我好想踢世界盃!──2014世界杯資格賽主場改場地記錄(一)

事件緣起,牢騷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affiche Azzurre 的頭像
Raffiche Azzurre

Raffiche Azzurre | 藍色疾風足球加油團

Raffiche Azzur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